一个毛头小伙子竟然击倒了六十个剑师?开玩笑的吧

时间:2020-06-0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由于昨天半夜一场雨的关系,清晨的空气里多了一些泥土的清香,特别是在这种漫山遍野的粉红色的山花盛开的季节里出行,更能给人一种舒畅的感觉。翌日清晨。两人简单的吃了点饭就起程了,从拉米亚他们露宿的小森林到沙罗首都正常的话不要半天的行程就可到达,可是眼下已经快过正午,芙娜依旧慢慢的走着。拉米亚没有生气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同样慢慢的走在前面,又这样走了一会后拉米亚停了下来“你不担心你父王吗?”“……”终于到了。沙罗联邦首都,辉煌与历史并重的城市。这是一座由远古时期就存在的巨大城市,期间经历了无数次战火的洗礼与磨练,这个城市第一代统治者就是远古时期最大的魔法帝国要塞都市,但是随着魔法帝国的覆灭,在这个城市上又出现了无数的政权。整体上说,沙罗的首都是一座巨大的要塞城,但是随着机构的变迁,功能也就不断的完善,原先的城墙也被扩建,城市的规模也一翻在翻,如今的龙牙城不论是经济上,人口上都全面超越了斯凯特帝国。花费巨额资金铺砌的城市主干道就有十六条之多,这在其它国家是几乎看不到的,而在这些主干道两边开设了无数家店铺,而这里也是客商云集,交易消费的好去处。拉米亚抬头看着眼前这座宏伟的都市,不禁感叹起来,毕竟这是三年来第一次从新回到城市中。芙娜静静的跟在拉米亚的后面,来到城门口,拉米亚停了下来,并把腰包里的水晶小瓶子拿了出来挂在了芙娜的脖子上“好了,就到这了你快去吧,你父王还等着你呢”此时的拉米亚心里已经有了另一个打算。芙娜诧异的看着拉米亚问道“那你呢?你不是要用这个来娶我姐姐吗?”对于芙娜来说,拉米亚的举动真的很奇怪,毕竟这可是娶自己姐姐的好机会啊。难道说?拉米亚微笑道“你说的没错,我又不认识你姐姐,干嘛要娶她,好了,快去吧”芙娜高兴的接过瓶子并拉着拉米亚的手“拉米亚和我一起吧,父王会奖赏你的,我想不管什么要求父王都会答应你的”说完芙娜满脸通红,一只手不停的摆弄着衣角,看样子她所谓的要求就是指自己。暗示吗?拉米亚依旧微笑着抽回了手“我注定是一个复仇的人并且没有未来,不要回头芙娜,勇敢的向前走”说完拉米亚把芙娜推入了进城的人流中,当芙娜挤出人群时,发现拉米亚已经不见了。芙娜用力的握着手中的水晶瓶子喃喃道“不管你在何方我都会找到你的,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娶我的”说完芙娜把水晶瓶子挂在脖子上,快步的向着皇宫跑去。此时的拉米亚心情似乎好了许多,进入这座有着千年历史的东大陆名城,拉米亚对一切都很新奇,转了好一会才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刚刚进城的地方,正当拉米亚不知该干什么的时候,看见对面街上围了很多人。拉米亚走近一看,硕大的牌子上写到《骑士协会》下面还有一行小字:1.斯凯特帝国近日将对沙罗联邦发动进攻。2.提前开始剑客考试,如参军可直接任命为百夫长。3.提前开始大剑师考试,如参军可直接任命为千夫长。看完牌子后拉米亚明白了,原来这正在考试中,不时的有年轻人走进去,不到一会就有两个人用担架抬出来,里面一位监考官不断的叹气摇头。看样子这些被抬出来的家伙伤的不轻。看了一会后,拉米亚走了过去对着那监考管道“考试需要什么手续吗?”事实上拉米亚压根不知道考试的规则,不过光是考武艺的话那绝对没问题。或许是来参加考试的人太多,这个满脸肥肉的监考管没有抬头,只是有气无力的说道“不许要手续,对了,你要考剑客还是大剑师”拉米亚没有想直接说道“剑师”监考管用手指了指屋里道“进去吧”然后回过头对外面嚷道“阿全,你这个死鬼,快点再拿一个担架来”在监考官看来,这个青年和其他人一样,以为一旦打仗考试就会放松,事实上刚刚相反。拉米亚没有任何表情的走进屋里。破旧的门随即被关了起来。屋外的监考管摇了摇头喃喃道“最近想平步青云的人太多,也难怪里面那些家伙出手太重,咳,不要闹出人命呀”拉米亚刚刚进去一会,又有一个年纪轻轻的人走了进来“我来了,快让我考试吧”不过从穿着上看这个家伙应该是一位贵族,口气也显得很蛮横,似乎这里是他家开的一样。盛气凌人!监考管抬起肥大的脑袋定眼一看,连忙弯腰贱笑“哎,原来是左相的大公子呀,失敬,稍微等一下,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刚刚进去一个小子,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网站等我叫人把他抬出去, 手机报码网现场开奖网站您稍等”监考管回过头继续骂道“啊全, 赛马会开奖记录快点”门口冲进了两个人,其中一个瘸子一面跑一面喊着“来,来了,担架抬来了”话刚说完屋内传来阵阵惨叫,监考管摇了摇头“看来那小子恐怕……”凶多吉少吗?一会过后,一脸轻松神情的拉米亚轻轻推开了门“对不起,我看得用六十个担架了”说完拉米亚来到已经楞住的监考管面前,那个叫啊全的瘸子一听说要准备六十个担架的时候立刻晕倒在地上不醒人事。吃惊?!监考管的脸由惊讶变的有点扭曲,这可是爆了十多天来最大的冷门,一个毛头小伙子竟然击倒了六十个剑师?开玩笑的吧,还是说里面的家伙和他认识故意放水?拉米亚一脸平和的说道“我已经完成考核了,现在呢?”刚刚在和那些家伙较量时拉米亚或许压根没有动真格的,如果让拉米亚来说,那些家伙实在太弱了。监考管这才缓过神来并拿出一张表“参军的话请把它填一下,请写的详细一点,这样方便以后记录”一面说监考官一面打量前眼前的年轻人,如果只是从外貌上看,这个家伙倒的确是美男子,不过他的皮肤过于白皙,甚至给人一种病态的感觉,这样的人难道也能击败六十位剑客?没等监考官多看,左相的大公子立刻将其拉了出去。“你看他是什么人?”青年问道,从口气听似乎听出一丝嫉妒的口吻。一边的监考管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我看会不会是右相的人”现在党派之争激烈,相互安插间谍是很正常的事。左相的大公子想了一会“我看不会,从衣着和口音来看不向是沙罗联邦的人,你看会不会是?”他递了个眼神,监考管若有所思的说道“您说是间谍?斯凯特的间谍?”“现在下结论太早,不过最好把他派的远远的,安全些”不知道处于什么原因,当他第一眼看到拉米亚时就立刻产生了反感,或许比他优秀的人他都讨厌。监考管毕竟是左相的家臣,对于其公子的话当然言听计从“波纳河以北驻扎的第七军团如何,那可是一个很混乱的地方哦”此时拉米亚正独自一人在接待室中填写表格。姓名:***.拉米亚出生地:魔月森林年龄:二十现在地址:??师承:??为什么参军:??拉米亚在空格的地方只填写了大概几样后,监考管就走了进来“填完了吗?”拉米亚点了点头,监考管递给拉米亚一个信封“这是军部任命书,你现在去军部报道吧”,说完转身拿起拉米亚填写的表格走出了房间。拉米亚冷哼了一声“现在刚刚开始,新闻资讯不要太急”说完拉米亚也离开了骑士协会向着军部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后拉米亚停了下来“军部在哪呀?”骑士协会的后花园中。监考管拿着拉米亚的表格快速的复印了两份,每份中还加了一张字条“此人样貌英俊异常,身体魁梧,功夫更是诡异莫测,四十个剑师在瞬间全部被打成重伤,还有十八个已经确认死亡,死亡原因不明”做好后,分别把信绑在两只鸽子身上。看样子这个监考官不止止是左相的狗。傍晚时分,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逐渐消散,那些忙了一天的小贩们也开始收拾起东西回家了,拉米亚来到了一个多月前和卡伦娜,费斯约好见面的广云客栈,老远就看见费斯在门口招手。看到拉米亚来了,费斯显得很激动“你真的来了,拉米亚”拉米亚淡淡的笑了笑“人是来了,可是……”费斯没有听拉米亚往下说,还不停的把拉米亚往客栈里推,拉米亚疑惑的问道“你干什么呀费斯?”奇怪的举动?费斯一脸愉悦的微笑而且语气也显得很兴奋“带你见一个人”“一个人?不是三个吗?铃,罗曼和卡伦娜”拉米亚刚说道卡伦娜三个字时就后悔了,他已经感觉到卡伦娜冲过来的声音。“拉米亚好久不见了”卡伦娜抱住了拉米亚。“正经点伦娜”铃从后面走出来道“你好拉米亚先生”“嘿!还有我最强的剑士罗曼登场,哈哈”话音未落罗曼也出现在客栈中。搞笑四人组吗?拉米亚尴尬的推开卡伦娜“好久不见了”看到这四个人拉米亚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费斯打断了众人之间的谈话道“拉米亚,还有一个人在等你呢?”说完又拉着拉米亚往楼上客房里走,众人识趣的没有跟上只是呆在原地看着拉米亚,铃没有表情,卡伦娜有些失望,罗曼则一脸羡慕的喊道“呆会好好喝一杯”什么人呢?旅店二楼的走道内。拉米亚跟着费斯来到最里面的一间厢房,费斯看了拉米亚一眼“就在这了,我不进去了”说完费斯转身回去了,拉米亚楞楞看了一会后随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并推开了门。谁在那?窗前坐着一位淡黄色头发的少女,由于少女看着窗外,所以拉米亚看不清少女的脸,不过她的背影很像是芙娜,拉米亚有些疑惑,语气中充满了不确定“芙娜?”少女听到芙娜这个名字后转过身体并站了起来。拉米亚立刻开始后悔刚刚的话,眼前这个少女几乎和芙娜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有两点,芙娜的脸部线条比眼前的少女稍微宽了一点(丰满一点)最重要的是眼前的少女比芙娜高出许多,少女背对着窗户,窗外夕阳的余光照射在少女身上。她的神情有着一股圣洁高雅的气息。很美的人,却也是拉米亚见过最美的人。短暂的平静后少女有些羞涩的开口“我叫沙尔斯。达莲,是沙罗联邦的公主,首先我要感谢你救了我的妹妹沙尔斯。芙娜和我的父亲也就是现任沙罗联邦的国王,其次我是以个人名义来看看我未来了丈夫”。达莲在说道丈夫两个字时特别用力,拉米亚没有开口,只是转身想要出门,身后的达莲不失庄重的说道“难到你就不能脱下披风让我们好好谈谈?毕竟……”拉米亚停住脚步,转过身体回到屋中并把盖在头上的斗篷放到身后“我想公主殿下可能弄错了,我只是答应魔导师罗特救出芙娜殿下并抓住血凌而已,而且报酬我已经收到了,至于……”拉米亚想要拒绝。一直注视着拉米亚的达莲几乎没有听他所说的话,她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妹妹回来为什么总是发呆,眼前的他已经说明了一切。见惯了大场合的达莲第一次心跳加速,跟本没听拉米亚说话的达莲红着脸颊跑出了房间,到门口时达莲只是说了一句“父王现在身体还很虚弱,等父王身体好了,我们就结婚!”结婚?达莲快速离开了,留下屋内还在纳闷的拉米亚,拉米亚喃喃道“我有说错什么吗?”不一会,费斯和罗曼走了进来,罗曼一脸羡慕,而且似乎还喝了不少的酒“看来我们的达莲公主很满意她未来的驸马,真是羡慕啊”这到是事实,毕竟有很多人追求过这位有着东大陆第一美女之称的达莲公主。这个小子还真幸运。费斯由衷的说道“拉米亚谢谢你”或许此时费斯也只能说这些了吧,毕竟只要陛下在,沙罗联邦就会稳固。拉米亚缓过神来“谢什么?”费斯推了拉米亚一把“当然是救了国王和公主呀,走喝一杯吧,我请”于是拉米亚和费斯,罗曼,卡伦娜,铃几人在酒店里聊起了天,罗曼不停的问拉米亚如何制服血凌,而费斯则问关于斯凯特帝国的杀手,大家有说有笑完全没有人发觉拉米亚心中的疑虑。其实娶长公主的话对于报仇的拉米亚来说是一件好事,结婚后要不了多久国王就会归西。事实上拉米亚已经在血凌的血中加如了一种不会被发现的毒物,这是一种慢性的毒药,毒发时会产生多种并发症,沙罗皇帝一死到时没有儿子继承皇位,则肯定由自己的妻子沙罗联邦长公主殿下继承皇位。但是拉米亚在来沙罗联邦的首都路上就已经想清楚树大招风的道理,一开始站的太高的话会树立过多不必要的敌人,况且手中没有兵权才是自己最不安心的事,不如乘斯凯特帝国进攻沙罗联邦这次机会加入军队,慢慢平稳的掌握兵权直至控制沙罗全部的局势。拉米亚深信自己的实力绝对用不了多久。深夜右相府。坐落与首都皇城西面的帝国右相府占地面积之大可是贵族之最,气派非常的豪宅也完全可以媲美皇城深宫,这就是右相的官邸,奢华与典雅并重的官邸。右相的书房。简单的摆设干净利落,靠墙的四周摆满了大量的书籍,和其他贵族不同,右相家的书他本人完全阅读过,而在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大陆的禁书和圣典。帝国右相全名为古德。波罗克,不过很多贵族高官只是称呼其为右相而已。四十年前,右相以普通的参谋身份加入军队,由于贵族身份的关系得到了一路通行的绿灯,经过前后二十年的艰苦奋斗终于获得了联邦右相的地位,此时联邦中的半数军队已经归于他的管辖。一头白发的右相身边站着一位干瘦的老头,他是右相的管家,并为其忠实的工作了十七年之久,右相看了一眼手里的文件然后问管家“这件事你怎么看?”事实上右相对其身份很感兴趣。管家皱起了眉头,语气中有些不愿意相信的味道“据可靠情报,此人能以一人只力消灭东方幻兽血凌,足见武功了得,并且很可能成为沙罗联邦的驸马”“虽是年轻小辈,不过要是为我所用到时,哈哈”管家有些担心,毕竟目前这个人的身份不是很明确,冒冒然拉拢的话会不会有些“要是,他不同意呢?”右相停止笑声“你明天就去邀请他来我右相府,要是……”他做了个杀了对方的动作后继续说道“以防万一,连夜把他们也叫回来”管家应了一声退了下去。回到客栈,拉米亚躺在久违的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于是想便起身出去走走,刚要起身就察觉到附近最少有二十个人隐蔽在附近,拉米亚察觉这些人并没有恶意于是喃喃道“免费保镖吗?”看来自己已经被人注意上了,以后的路看来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走啊。拉米亚从新躺在床上,现在没事又睡不着还是继续练功吧,想到这拉米亚开始继续冥想起来。这时一个女孩的身影凭空逐渐显现出来,并且就在拉米亚的床边,而此时的拉米亚竟然完全没有感觉到,女孩慢慢的向拉米亚走来,越来越越近。

  原标题:谎称包办全年外埠车辆进京证,男子因诈骗罪获刑

,,精选一码期期准